御剑

我是假的清醒,是真的魔人

给《贪婪》的长评

        一开始并没有深究求生者对奈布的态度,只是在他们对奈布的嘲讽和莫名其妙的责怪中感到愤怒和对奈布的不值,但在又看了一遍后发现求生者对奈布的态度与其说是对于累赘的看不起,不如说更像是所谓弱者的正义一般

从律师的态度看他们其实非常信任奈布的实力,即使说着奈布没有用处,但在一开始就让奈布去遛鬼,律师被抓时对奈布的抱怨说明他们自信于在奈布在时他们可以轻松的去破译密码机
他们认定了奈布在时,他们是绝对安全的
他们认定即使被抓也绝对可以被奈布救下,所以自私自利的弗雷迪他在上椅且被监管者守尸的情况下没有恐惧反倒是尚有心力去抱怨奈布
由此可见奈布在他们心中足够可靠

我们知道作为佣兵的奈布拥有足够的实力,
天堂在左,佣兵在右,奈布从不畏惧死亡,
比起旁人,奈布就连进入庄园的理由都只是追求刺激而已奈布的认知中阴森诡异的庄园和非人的监管者都不过是给他取乐的游戏而已。他从不恐惧监管者,无法适应普通人生活的他,选择来到庄园,他渴望在庄园中取得与当初在战争可获得的同等刺激。

但在庄园的规则中,每一次的游戏都由四个求生者和一个监管者组成,这注定了求生者之间必须合作,追求刺激的奈布必定会选择去牵制监管者,他不会容忍自己去躲避监管者,小心翼翼的躲着修机,就像我们叫他皮皮佣一样,奈布绝对会主动对上监管者,所以一开始应该是奈布遛鬼,其他人修机,所以尽管初衷不同但一开始的奈布对于其他大多数求生者而言身份更近似于保护者,从艾玛提到的曾经来看奈布一开始会自信的要求主动遛鬼,那时候的他们关系很好吧。
关系不好的话奈布也不会把其他人定义为朋友了。

后来改变的态度源于人性的弱点,
他们讨厌奈布吗?不其实没有。
他们真的认为奈布是累赘么?不他们明白奈布的强大。
可他们终究恐惧强大,他们不安于没有雇佣关系的佣兵的保护,他们恐惧着失去这份保护,所以他们希望合作关系更加平等甚至他们更重要些,仅仅破译密码的话庄园中没有人不行,速度可能有快有慢,但并非谁都可以对上监管者,所以不安的他们开始借由奈布的战争后遗症开始不断影响他。

战争后遗症给奈布带来了满身伤痕和对密码机声音的恐惧,尽管如此他仍有钢铁般的意志,这使得他纵然恐惧密码机的声音,但并非不可以克服,即使不喜但佣兵不会让自己死于恐惧。奈布从来都可以去破译即使他并不喜欢,而身上的旧伤使他难以治疗,但奈布的能力让他绝不会轻易受伤,所以战争后遗症对奈布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可弗雷迪他们却不断影响着奈布,我们知道律师有一个外在特质叫蛊惑,他对奈布的言行简直就是在一次次的强化奈布对自己在庄园之中无用的认知一样。

艾米丽的我不会救你,弗雷迪的一言一行都在诉说奈布的无用,他们重复着貌似细心的叮嘱。
他们放大着奈布的缺点,一点点弱化着奈布曾做出的贡献。

从文中可见奈布其实意识到队友对他的嫌弃,“他不傻,他看得出朋友对他的嫌弃,开局前的叮嘱其实是嘲讽和警告。当他被打趴下时,没有人会来救他,按照队友的话来说,他的坚强就是为了让大家破译更多密码。他恐惧密码箱滴滴答答的声音,他的旧伤布满全身,他的存在可有可无。”
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们成功的影响了那个有着钢铁意志的佣兵,他们用言行攻击着他,他们成功毁掉了奈布曾经的自信。

艾玛明白奈布足够可靠,也感激奈布的保护,但她在律师他们的影响和对庄园的恐惧下自欺欺人的假装看不到奈布的努力和贡献,她在演绎之星时的貌似安慰是想在奈布面前展现自己的价值,即使我称不上有用也比不得你强大但我足够受欢迎,她其实在意奈布,但她希望自己拥有价值,她不希望自己在庄园中可有可无,她想在奈布面前证明自己。可艾玛终究是不安且歉疚着的,她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她也知道他们对奈布的态度是错误的,所以艾玛会尝试寻找奈布,所以她认为他们应该向奈布道歉。艾玛其实很在乎奈布,她在见过已经成为监管者的奈布以后依旧愿意和玛尔塔一起去找奈布,她知道自己有错,她说“奈布哥离开我们,我也有错在里面,所以……” “我也想把奈布哥找回来。”

而弗雷德自私自利,他嘲讽着奈布,但他知道自己在庄园之中的能力并不大,他恐惧着 他不安着,但最终聪明的他把奈布吃的死死的,好像心安理得般享受奈布的保护,但他又恐惧着失去这份保护,他嘲讽着,他责怪着,他推卸着责任,像是证明自己没有做错,像是他所说即为真理,像是奈布真的一无是处。

艾米丽对奈布冷眼相待,她知道她对不起奈布,可她恐惧危险,所以她冷眼旁观,所以她不对奈布施以援手,她一开始对弗雷迪的反驳证明她对自己所行的错误心知肚明,她明白奈布的贡献,她其实愧疚着,所以她没办法在看着弗雷迪大言不惭的继续抹黑嘲讽奈布,或许奈布回来她仍会冷眼旁观着,可这一刻她无法忍受了,但弗雷迪的话使她只能闭口不言了,因为她也是对奈布的加害者,所以她无言以对,再次看到奈布时,她其实仍认为奈布不会伤害他们,不管是“这家伙疯了”还是“他……怪物……”都可以看出艾米丽的惊诧和恐惧,哭倒在地仍喃喃着的她终究是难以置信的,但同时她开始无法自欺欺人了,她好像突然发现奈布也会伤心了,她好像终于愧疚了。

玛尔塔在乎着奈布她是少有的正常对待奈布的人,她能看到奈布的努力,她在乎奈布,她会认认真真的想要去救奈布,她把奈布当成重要的同伴。

“他还记得艾玛说起自己拆椅子时浮现的自信又阳光可爱的样子。

他还记得玛尔塔行军礼的飒爽英姿和她对自己的照顾的样子。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威廉时,他搂着自己的肩给他推荐橄榄球的样子。

他还记得艾米丽每次帮他治疗好伤后脸上担忧和无奈的表情,还有她看到自己受伤后生气的样子。

他还记得克利切偷了库特缩小书后两个人吵架时的样子和瑟维在旁边大笑的样子。

他还记得海伦娜和特蕾西讨论时欢声笑语的样子。

甚至记得说话直白的弗雷迪,曾在自己护肘用完后脱下他翻到的保命的护肘递给自己时别扭的样子。”

其实啊即使大家有过把奈布当成求生工具的时候,但他们也的的确确在意着奈布的啊。

我真的很喜欢《贪婪》,刚开始看的时候我刚刚知道演绎之星这件事,因为平时基本不玩游戏,所以即使下了第五人格也只是偶尔开一下,5.1的时候其实有好几天都没玩过了,在知道后我立马就去给奈布刷演绎值了,但因为开始太晚最后也只是刷到头像的程度,当时真的不懂为什么奈布会是最后一名,明明那么多人喜欢他。太太的文满足了我对屠化佣的幻想,当时真的是恨不得打死那些嫌弃奈布的人。一开始在奈布屠化之后我挺开心的,首场四杀满足了我想砍队友的欲望,但这篇文最让我喜欢的还是奈布的回归,刚开始真的不希望奈布回去,满脑子的你们看不起奈布的话就不要再奢望奈布的保护,但最后成功逃脱的五人,奈布的我回来了,玛尔塔的欢迎回来却让我发自内心的欣喜着。

果然啊,奈布比起监管者在我心中更适合做个开场挑衅屠夫,沉迷把屠夫头拍烂,一板砸下还要躺地嘲讽,翻窗后蹲在窗边和没封窗的监管者同时翻窗,给监管者以成功把他逼到死角的错觉后瞬间一个反向冲刺,花式转点,日常把监管者逼疯的人皇皮皮佣啊

其实这篇文中先动心的是杰克,他为从前那个强大自信,可以与他匹敌的佣兵心动着,他曾成功驯服过他曾追逐的猎物,但他其实无法忍受奈布被磨掉爪牙的模样,他喜欢着的是那个难以追逐足够强大难以驯服的奈布。所以他曾带走奈布,但最后又放手了。杰克想挽留奈布,可他终究更爱奈布鲜活的模样。在杰佣的关系中乍看更主动也更游刃有余的是杰克,但其实更不安的才是他。他会对奈布用药,因为他无法明确的感知奈布的态度,杰克觉得奈布虽说是自愿过来,但也是被他强行留下的。

其实奈布本不会如此轻易的让杰克得手,但杰克足够好运,他成功的抓住了奈布难得的脆弱。
奈布在求生者的影响下开始产生对自己的不自信,一直无所畏惧的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无能为力的感觉,演绎之星的结果再次重重打击了奈布,奈布的自信彻底崩塌自尊也摇摇欲坠。
接下来被杰克扯掉兜帽,被他人亲眼目睹脆弱那刻,自尊破碎,个人防线彻底崩塌。
所以杰克发出邀请那刻,奈布抓住了“希望的曙光”

其实双方对彼此的感情都产生于从前的追逐战中,感情深化于在监管者阵营中的相处之中,杰克在奈布的泪水中意识到他的彻底心动,而他们在一起的关键在于杰克的放手,杰克的不安被消除是因为奈布最后的主动归来,认真算一算感觉杰佣真是情路不顺啊,不过最后还是在一起了,真好啊/(*^▽^)/★*☆

最后的最后也要表白太太 @试图图文双修的西木

——————————————————————————————
第一次写长评感觉好像写了好多废话希望太太不要介意,单纯想吹爆太太

评论(10)

热度(77)